火锅界CP相爱相杀:海底捞向左,巴奴向右

2020-10-16 仲记企业

没有什么烦恼,是一顿火锅不能解决的。如果有,那就吃两顿。

秋天到了,伴随着天气越来越冷,吃火锅的人多了起来,而这几天的火锅界,又小小的热闹了一下。

作为圈内top级的品牌,海底捞和巴奴毛肚火锅“撕起来了”。#海底捞被质疑外观抄袭巴奴#冲上微博热门,引起广泛围观讨论,阅读量达到了3.2亿。

而像海底捞、巴奴这样的竞对,在现实生活中显然并不少。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,麦当劳与肯德基,先来者与后来者,学习者与被学习者,竞争者与被竞争者,它们的关系从来复杂。

而此次海底捞涉嫌抄袭巴奴,产品注意PK服务主义,究竟谁能走到最后,一切等待时间回答。

1海底捞抄袭巴奴?

9月15日,一篇以海底捞粉丝名义发出的质问文章在社交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。在这篇文章中,他直指最近在郑州某海底捞门店就餐时发现其“活体黄豆芽”、绣球菌、毛肚、茴香小油条、嫩滑鸭血等几道菜,与巴奴火锅极为相似。

其中,海底捞的活体黄豆芽,巴奴2018年1月就已推出;绣球菌,采取的都是罐装的呈现方式,而这道菜巴奴五年前就已推出。

“都说海底捞的服务被无数人模仿,现在它模仿起巴奴的产品也是毫不手软呀”,一名用户表示,“虽然产品不是海底捞的特色,但是在菜品上起码也得用用心吧,这样直接把人家的产品模仿搬了过来,连摆盘方式都不变,一点没有创新,这让我们这些老顾客也太失望了。”

海底捞无愧是火锅界首屈一指的大IP,这篇文章发出后,引发网友热烈讨论。有的人站这名海底捞粉丝,“海底捞自砸招牌”,“海底捞保持原来的样子就好了!抄袭就过分了吧!”“海底捞有点创意枯竭了吗”……一系列对海底捞的质疑接踵而来。

有的人则认为事不至此:“我觉得还好吧,菜品也有专利?”“现在一个火锅也像服装时尚品牌说抄袭?!”“很多人批判海底捞抄袭,个人认为抄袭界限不明,没有一个标准”……

针对这次涉嫌抄袭事件,巴奴也进行了正面回应。

其表示,海底捞是一家值得尊敬的企业,开创了服务主义的先河,如今又专注推出顾客喜爱的产品,我们也非常欢迎海底捞加入巴奴的产品主义阵营,共同为顾客提供健康、美味的好火锅。

而同一天,巴奴创始人杜中兵也在其微博上表示:海底捞能从服务走向产品是好事,不必夸大,也不必给谁带上一个不好的帽子。

美团发布的《中国餐饮报告2019》显示,近两年餐厅倒闭率超过70%,而火锅行业,竞争更为激烈,且火锅行业由于其自身的行业特性,产品趋同性高、相似性高。

而且与餐饮行业常见的商标抄袭不同,海底捞、巴奴此次所涉及的产品、外观并没有明确的抄袭界定划分。天眼查显示,海底捞、巴奴均尚未申请菜品相关外观专利。

2抄袭成餐饮界惯例?

让人没想到的是,在抄袭与反抄袭之风盛行的当下,餐饮界也不可避免。

其实,早在两个月之前,成都的吼堂老火锅直接发文表示,艺人郑恺所开设的宁波火凤祥鲜货火锅,设计风格及装修方式涉嫌抄袭自家门店。

实际上,就在海底捞涉嫌抄袭巴奴事件的前两天,北京新京菜餐厅“拾久”的主理人段誉,也曾经发了一条骂人的朋友圈。

他表示,自己的餐厅被人赤裸裸、无底线地抄袭了。要知道,在此之前,段誉创作的熟醉蟹、鱼头泡油条、山楂鹅肝等菜品,就经常出现在其他的餐厅里了。

这其实是餐饮圈子里经常出现的,一种所谓的“借鉴”风。

据《餐饮老板内参》报道称,很多餐饮创业者都会去有名的餐饮店“偷师”,甚至还有人带着尺子到店里量家具、餐具,然后回去自己仿照。

其实吧,说的好听点叫做“借鉴”,说的不好听点就是“抄袭”。

其实,自2016年以来,各家餐饮品牌之间关于抄袭的口水战一直就没有听过。例如,先后崛起的奶茶品牌喜茶与奈雪の茶,就曾陷入长时间的抄袭争论当中。而在去年末,乐乐茶就因涉嫌抄袭长沙网红“茶颜悦色”,遭到了众多网友的声讨。

时间线再往前推,就连巨头们也不可避免,肯德基与麦当劳、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就曾深陷“抄袭”风波中,产品相同也不再是稀奇事。

由此可见,在餐饮界,“抄袭”之风一直如影随形。

3产品PK服务

其实,餐饮行业也好,其他消费领域也罢,目前中国内需的大趋势是消费升级叠加消费分层,在“你方唱罢我登场”的商场上,每个品牌都应该对自己的客群有着清晰的定位,以及长期维护方案。换言之,特色化、差异化的经营思路,才能帮助从业主体走的长远。

就这一点而言,亦敌亦友的海底捞和巴奴,尽管发展速度都十分迅猛,然而其背后不同的战略逻辑也愈发清晰可见。

在经营策略上,两者整体上都采取了循序渐进的演进方式,即一边经营,一边观察,一边改进,通过品质与服务带动消费口碑,进而加强品牌认知。海底捞主打“服务主义”,细节奠定口碑与市占;巴奴主张“产品主义”,高度聚焦产品本身,而后才是服务。

在战术部署上,海底捞更趋向于走“下沉”路线,由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扩张,并计划在2020-2025年间开店数达到1000-1500家店;而巴奴则选择率先在非一线城市生根发芽,然后通过“升维”打法冲进“五环内”,截至今年3月底,巴奴已在全国开设了65家直营店。这种商业逻辑与电商平台拼多多颇为相似。

在客单价格上,不同的受众客群决定了不同的价格敏感度,海底捞通过对大学生、对会员的各种优惠活动,培育了年轻人、大学生客群的忠诚度;巴奴则是深耕产品品质,以及有意识地培育高端客群,尽管客单价较海底捞平均高出数十元,但仍吸引了越来越多更具消费力的人们为此买单。

其实,从消费者反映可以看出,产品主义和服务主义两张“名片”,在商业范畴里都是奏效的。两者也在各自的差异化经营中,成就着对方的价值:没有海底捞的“服务为先”,巴奴可能打不响“产品至上”;而没有海底捞的“拷贝式”借鉴,巴奴的产品创新力或许也难以被充分放大吧。

此外值得一提的是,产品、环境、客群、服务、营销手段......一个差异化经营系统的打造,是日积月累沉淀下来的,因此系统越稳固,越不可被复制与替代。

因此,这也就要求餐饮企业要打造属于自己的、独一无二的服务与产品体系。

来源:云掌财经APP